昆明开通执行查控系统 开通两个月扣划老赖存款千万元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黄瓜视频app下载ios版二维码_黄瓜视频app下载地址最新_浪浪视频app官网
“执行难”一直困扰着法院执行工作,一些当事人在最后1公里却拿不到钱,在传统执行中,法官即便发现老赖在省内银行里有存款,要想把这笔款划走,总会有各种阻力的,更别说是省外的银行了。

  “执行难”一直困扰着法院执行工作,一些当事人在最后1公里却拿不到钱,在传统执行中,法官即便发现老赖在省内银行里有存款,要想把这笔款划走,总会有各种阻力的,更别说是省外的银行了。如今,法院有办法破解这种困局了,法院和银行建立一套执行查控系统,法官在办公室用电脑,就能精准地查到老赖在全国各地银行存款信息。昆明中院和西山法院开通执行查控系统两个月以来,跨省扣划老赖上千万存款。昨天,晚报记者请西山区法院法官李文华对执行查控系统进行了解读:打破了传统执行方式,法官执行在指尖上就能完成。

   案例1

   系统查到老赖1000万存款 拖了一年的案子两天执行了

  去年11月9日,昆明中院“总对总”执行查控系统正式启用。第二天,昆明中院执行法官梅华林坐在电脑面前,发现了被执行人海南省某建筑公司在华夏银行海口支行有1000万元存款,同时,该建筑公司在广西北海一家银行里有237万元。

  梅华林查到这两笔存款后,本想在网上冻结,但这两家银行的系统都不支持。“咋办?这笔执行款背后是几百号农民工的工资!”梅华林说,他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这两笔款“整”回来。

  昆明中院执行局当机立断,立即指派梅华林等3名法官搭乘当天航班赶往海口。

  “当我们买飞机票时,当天昆明飞海口的飞机票都没有了。”梅华林说,他又查询了一下飞三亚的机票,还是没有。如果不及时赶到海口,这笔1000万存款随时都可能会被被执行人取走。

  “我们决定先从昆明飞广州,再从广州飞海口。”梅华林说,去年11月10日下午3点,他们从昆明飞往广州,下午5点到达广州机场。当晚8点30分,他们又从广州飞往海口,直到深夜12点左右,3名法官在海口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去年11月11日上午9点,梅华林等3名法官来到华夏银行海口支行门口,银行刚一上班,他们就亮明身份,查到1000万存款还在被执行公司的账户里。在银行工作人员的协助下,梅华林等3名法官将这1000万元划转到昆明中院的账户里。

  “1000万扣划成功后,在广西北海被执行建筑公司还有一笔237万元存款。”梅华林说,他们立即商量再到广西北海扣划。11月12日凌晨,梅华林等3名法官赶到南宁。当天清早,3名法官又乘车赶到北海,在北海一家银行查到,237万元存款一分不少还在账户里。

  梅华林说,几年前,海南这家建筑公司在昆明做建筑时,拖欠几百名农民工工资,昆明中院经审理判决:由海南这家建筑公司支付1400万元。判决生效后,建筑公司却不主动履行,卷铺盖回到海南重新找业务。“这个案子已经执行了一年多了,都没有发现建筑公司有财产。”梅华林说,昆明中院“总对总”执行查控系统开通后,第二天就查询到建筑公司有上千万的存款,没想到这起拖了一年的案子,就这么快速执行了。

  案例2

  “执行姐妹花”找老赖 奔赴湖南成功扣划174万

  去年12月21日,西山区法院执行一局局长李丽玲在“总对总”执行查控系统中发现,被执行人在广东云浮、湖南长沙的银行里有存款。

  昆明没有直飞云浮市的飞机,当天,李丽玲带上女干警罗剑从长水机场飞赴广州。上午9点50分,“执行姐妹花”李丽玲与罗剑到达广州白云机场,立即换乘高铁赶赴广东云浮市。

  下午3点30分,她们赶到云浮市邮政储蓄银行时,还是晚了一步,被执行人账户上的几十万元存款刚被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扣划,因为这个被执行人的账户同时还被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

  长途奔波,“执行姐妹花”并没有放弃,决定奔赴湖南扣划被执行人存款。

  去年12月22日清早,“执行姐妹花”从广东省云浮市乘坐高铁赶往湖南,到了湖南长沙后,她们又转乘中巴车赶到湖南省宁乡县建设银行查询被执行人账户。“174万存款还在被执行人账户里!”李丽玲说,得到确认,她们高兴不已,当场扣划了174万元。

上一页12下一页 分享:

猜你喜欢

昆明开通执行查控系统 开通两个月扣划老赖存款千万元

“执行难”一直困扰着法院执行工作,一些当事人在最后1公里却拿不到钱,在传统执行中,法官即便发现老赖在省内银行里有存款,要想把这笔款划走,总会有各种阻力的,更别说是省外的银行了。

2019-12-15